这一年19岁了㈠ 2013.4.21











从1994出生至今,我已经19岁。觉得需要写下些什么,作为一种记录也好,反省也罢,当然我更希望是一段新的开始。这里会写下我的回忆,感受,反思和展望。我期待在这里看到一个真实的我,我需要去创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体系,来指导我的行为准则。借这个躯体进一步说话,我希望我可以找到答案。相信会有灵魂,开始寻找信仰。
我一直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可以做什么,咋么去做,那么,就让我从这篇文章开始,去探寻我的人生方向。 ——题记



1994年8月,我出生在江苏无锡惠山区石塘湾的社区医院里,关于我的家乡-石塘湾,好像记忆里自己家乡的人对它的印象并不是太好,据说是有比较高的各种癌症发生率,不过我总觉得那不是真的。反正我只记得初三语文老师让我们好好读书,考出去就不要回来了。不过这里还是承载着许多童年的回忆的,小的时候会和伙伴一起玩弹子,飞纸牌,那时候会收集各种各样的纸牌和弹子,甚至我会把赢来的东西拿出去处理掉作为自己的零花钱,那时候的零花钱还是不多的,小学的时候因为小学就在家附近,每天中午会和堂弟(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该喊堂弟还是什么,好像我们之间从来不会这么称呼)一起去爷爷奶奶家吃饭,吃完饭就固定地每人拿上一块钱去学校小摊上抽奖或者是一些小吃。稍微长大了之后开始和伙伴一起玩赛车,玩手枪,那时候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,现在呢,估计那些玩具不知道被我扔哪去了。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打麻将,斗地主,有时和奶奶去和几位老头老太搓麻将,就会带上我,她玩几局我玩几局,轮流着来,记得一次在家写作业然后溜出去搓麻将然后就被我爸揪回来了。上小学的时候三天两头我会住在奶奶家,他们看什么我就看什么,我总觉得电视剧不是抗战的就是警匪的,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个题材。记忆里对幼儿园以及学龄前是基本没有什么印象,我妈老是说我那时很笨,吃饭都不会,要老师喂才吃,就连鞋衣带,貌似也是初中才会系的。小学时候,一二年级的时候记得学校操场那边还没有弄围墙,旁边有一条河。上课时总是会有骇人的形状由于阳光投影到黑板上,传说是真的有鬼魂的,那时也真是幼稚,晚上老是做恶梦,哈哈。到了三年级,遇到了陈老班,一个也就20多岁的年轻女孩吧,印象里她对我还是不错的,虽然好像某次被她揪过耳朵,某次被她打过手心,但是我觉得她还是挺赏识我的,至少她让我第一次拿了奖状——积极分子,而且一拿就是四年,尤其是一次由于我做事很迅速,收到了她的当众表扬,——我告诉你们,看看现在就知道,###20年之后一定是这个班上最有出息的人,当时那个美啊,还要假装谦虚,哈哈,终身难忘。其实做事迅速的习惯都是我妈培养的,老是叫我别磨叽,然后就加速了,可是她从小说我动手能力不足,结果我到现在动手能力也严重缺乏,为什么我妈看我就那么准呢,哈哈。记得小学里最出丑的一次,是在四年级,当时去小组长那背课文,老师不在,突然有了尿意,老师不在啊,要请假才能上厕所,没办法,憋着,然后有同学尖叫起来了,你们看,我瞅了下地面,明白了,背起书包放学去,事后老师对我说,你真听话啊,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咋么就那么听话啊,哈哈,那时候真是幼稚。小学的时候当然是有兄弟的,记得我,沙,江三个人结拜过,哈哈,也就是劣质的模仿下电视里的情节,当时我们关系还是挺硬的,会说永远在一起的话,然后呢,毕业后江回了安徽老家,沙和我不在同一班级,渐渐断了联系,之后在中学里遇见了,也不知道咋么说话,很多的友谊都是这么断的吧,小学同学是,初中高中哥们也是,现在才觉的自己被顺其自然的观念误导了太久,疏于人际关系的管理,有的人也许散了,就一辈子不见了吧。
我小学成绩一般,进入初中之后,分班考试我竟然轻松地被分到了寄宿班,一看还是十几名的位置,一下子自我感觉良好。初一遇到了我亲爱的老王班主任,一位四十余岁的女士,给我的帮助很大,记得刚进去的时候我重默英语单词,她在一旁看到了就问我下次的英语考试目标,并自作主张的鄙视的给我定了前15的目标,尼玛,我虽然是从石塘湾小学出来的(出名的英语烂,那一届),可是自我感觉还是很良好的嘛,于是发奋努力,结果前三次考试都是96.5分,于是她当众表扬了我,哈哈,然后我第一次月考一下冲到了第四的位置把她吓了一跳,还拿起我37分(满分40)打击我说这作文不值这么点分数。。。反正我的成长一大部分是要感谢她滴,还有初一时我们的数学老师,是老王的徒弟,对我也不错,当时我夸下海口自称数学一级棒,结果渐渐地我真的成了数学的第一,所以我现在还是觉得,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,嘿嘿。初一末的时候,我达到了我初中生涯的最高峰,年级第二。不过那时我们班那时确实是牛,包揽年级前三哈,老王说我们是她的第二个最让她骄傲的班集体,第一个呢,出了个保送上清华的。要不是初三重新打乱。。那是后话。一个人500 奖学金啊,第一次自己有那么多钱,而且父母还能写获奖感言,哈哈。最让我感到诧异的是,我收到了人生第一份情书,成绩好还是有好处的嘛,虽然我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写的。我觉得我还是很理智的,撕碎了埋了,后来老师说一个成熟的男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会这样做的,我才知道那样的表现叫成熟。初中还是过得挺快的,也遇到了一些不错的朋友,比如毛,徐或者是欣,会一起打闹,互相的开玩笑。记得徐初一的时候老喜欢找我茬,我也看他不顺眼,后来呢,不打不相识,慢慢就变成好友了,会在体育课一起逃避跑步,也会在午休时两个人发神经被老师批精力过剩去操场跑圈。记得中考的时候同学们在教室里午休,我和毛,徐跑到毛阿姨的办公室休息,吹空调,看着外面一群人在鬼哭狼嚎地要把我们赶出去,我们把门锁了在里面睡觉就觉得惬意,哈哈。初中时代,记忆里应该是有女生喜欢我的吧,比如张,顾,或者李,庄,我不知道算不算,只是一种感觉,哈哈,哥是一个自恋的人,反正我觉得如果有女生座位在我周围的话,我还是可以轻松搞定的,是不是有点幼稚呢,竟然以为这就是爱,哈哈。有一次李问庄我是不是一个古怪的人,我想我应该是吧,我现在都没搞清楚自己要去哪里,咋么可能轻易去浪费你们的青春呢。他们现在还好吗,我不知道,拿起初中的同学通讯录,我真的不知道该打给谁。
初三,二轮模拟之后和之后的省锡中签约,然后自然很轻松地过了中考,我总觉得我一到关键时刻就发挥失常,比如中考,或者高考。然后又因为某些原因错过了分班考试,然后进入了平行班,10班。我现在还是觉得如果参加分班考试,我是会进强化班的,也许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,可是,一场考试真的有那么重要吗,我想一定有自身的原因。刚进班级其实我被吓了一跳,毕竟是重点中学,什么省三好学生啊。。。(我晕,就连市级的我也评不上啊),自卑啊,不过还是要振作,毕竟报道第一天就揽上了舍长的活,想我从小就不喜欢做什么干部,小学做过数学课代表,还有挂着头衔不办事的学习委员,初中的时候老师见我成绩不错,不能让我闲着,当了思想品德的课代表,哈哈,反正我觉得一个好好的班级为什么要等级制呢,还要搞设么竞选,不是老师让我干的,我也从不主动去竞选,呵呵,中庸惯了的人。